遇見

February

撰文 / 蔡翠吟姐妹

照片 / 林家如執事提供 

 

  「主阿…,請祢垂聽我的禱告…。」在一個安靜的夜裡,女孩手中握著《為婚姻禱告》小手冊,低聲呢喃地向神傾訴。她是Charlotte, 眾人眼中的人生勝利組,頂著台大與紐約大學法學院的光環,又生著甜美的臉蛋與動人的歌聲,舉手投足間不僅沒有律師的咄咄逼人,反而有種清麗的氣質。這樣的女孩似乎擁有別人所欣羨的一切,但唯有她自己明白,所謂的「敗犬女王」、「剩者為王」只不過是螢光幕上光鮮的故事。她太了解自己的優秀條件可能造成的擇偶壓力,在曲折的感情路上,即使昂首闊步也不免有些疲憊,偏偏又遇到令她為難的選擇:自己要暫停事務所的工作,投入心理諮商以及宣教的領域嗎?那是一片不斷在內心深處呼喚著她,卻又如此陌生而需要開拓的曠野異域。

  該縱身投入嗎?這會不會造成自己獨身的命運?

  「主阿…,我把我的婚姻獻給祢,唯有祢知道我眼前的道路。」她終究做了這樣的禱告,而神也透過一段經文,給了她內心平安的確據。她看著那段文字,心中踏實了。於是她義無反顧地立志定睛耶穌,專心服事,參與了韓國禱告山、寮國與日本的短宣,也開始就讀諮商研究所、投入執事服事。

  就像是命運的安排,當Charlotte在 2008 年夏天從美國紐約回到台灣,2009年的3月,另一位男孩Jacky也回到台灣。兩個人透過朋友,不約而同地來到了雙連教會的英語崇拜(EM)。當時的兩人不僅style完全不同,也屬於EM的不同小組。兩人都隱約知道有對方這麼一號人物,卻壓根兒沒有交集:Charlotte雖然在小組也是很幽默隨和,但外表是專業又幹練的律師;Jacky則是每次在台灣期間就啟動休假模式(Vacation Mode),但實際上深受日本文化影響,對於學業工作都非常認真,待人也顯得體貼與周到。一樣外向與愛交朋友的兩個人,不知怎麼地,卻怎麼也碰不到一塊兒,彷彿上帝在他們中間豎立了一道隱形的牆。

  Jacky 雖然總是有許多夢想與計劃,也遊歷了各國,但唯有他自己明白,他正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,思考與探詢著就讀神學院的可能性,也擔憂是否能找到未來一同走服事道路的伴侶。
在一段時間的思考後,在日本工作的Jacky決定辭職裝備自己,尋求服事的道路,因而申請了Fuller神學院的道碩學位。

 

  人生總有許多巧合,兩條平行線,也可能會有交會的一天。

 

  2014年的五月,手邊有許多服事同時進行中的Charlotte正在為七月舉辦的台美醫學生文化交流營尋找同工。當時她聽說Jacky九月就要去念神學院了,心想中間有個暑假空檔,他或許是個好人選。 於是Charlotte邀請Jacky擔任同工,對方也很爽快地答應了,巧合的是,在馬偕醫學營幾天前的EM英語夏令營,原來剛好和Jacky的媽媽分配到同一間房,且睡在隔壁床,營會期間也聽 Jacky媽媽提了一些他兒子Jacky的事。醫學營會期間,分屬不同小隊的Jacky和Charlotte有些簡單的交談,也聊到了彼此分別參與的短宣以及Charlotte在不久之後即將參與的日本短宣服事,兩人也一起幫助教會發送聖經給參與營會的慕道學員。

 

  那是兩人第一次有機會彼此聊聊,也因為Charlotte馬上要去日本短宣,那是Jacky住了超過十年再熟悉也不過的地方,Jacky就約 Charlotte喝杯咖啡聊聊,傳授一些在日本傳福音或宣教的祕訣。兩人在Charlotte日本短宣之旅後,也再度相約分享,也有機會一起參觀了Charlotte參與翻譯服事的望道號(Logos Hope)。

 

  Jacky在美國念神學院的第一年開始,Charlotte 也同時在台灣讀心理諮商輔導所。兩人雖分隔兩地,因為在服事、教會、學習等各方面都有相同頻率,常常討論之中,也漸漸開始分享生活中的點滴。2015年的三月,兩人的往來交流越來越頻繁,對彼此的感覺也日漸加深…。

 

  然而在Jacky心中,總是有許多顧慮。那些他反覆問著自己的問題,卻無論如何也無法向心儀的女孩說出口…。 在對方的躊躇猶豫中,Charlotte開始擔心這樣的曖昧不明可能造成另一次情感的波折。在禱告與深思後,她寫了信給Jacky, 結尾是這麼說的:「禱告過後,我向神說,我不願再進入任何不是祢所應許的關係,我要順服地進入祢所為我預備的婚姻。」

 

  Jacky讀了信,沒有回音。

 

  第二天,Jacky忽然傳了一封簡訊: 「我這幾天學校很忙,可以晚點給妳回信嗎?」 不知道Jacky要回覆些什麼的Charlotte有點忐忑,但試著讓自己不以為意,因為在這一路蜿蜒中,她早已培養出一種觀察與應對的方式。 兩天後的週六早晨,剛起床的Charlotte,看到Jacky的訊息,說他回了一封好長好長的信,但他想跟她講講話…。

  「…我也有著與你類似的害怕情緒,害怕踏入應許之地。…你當然是我心中夢寐以求的女孩,但我只平常也只敢跟你聊聊異象,也一直為妳及上帝可能對我們的帶領禱告,因為我腦海裡充滿了各樣實際的問題,包括:她會願意放棄工作與學業到LA來跟我在一起嗎?這樣對她好嗎?她的父母會願意讓她嫁給以後可能會做傳道人的男生嗎?…如果妳覺得我們有可能的話,我想聽聽你怎麼想?」 於是,了然於心的Charlotte這麼回應:「我想跟你聊聊這幾年我對上帝的禱告與上帝給我的應許。兩三年前我把婚姻獻給神,上帝曾給我一段聖經上的話;去年六月我要報名日本短宣前,上帝用同樣一段話再一次安慰鼓勵我…。」

 

  「是哪一段經文呢?」Jacky滿懷著忐忑問道。

 

  「那一段經文是路得記的一段:Where you go I will go, and where you stay I will stay. Your people will be my people and your God my God…. 所以,如果你是上帝預備的那一個人,這就是我的答案。」

 

  於是,兩顆相知的心再次相遇。

 

  過了幾天,Jacky 慎重其事地說:「我可以跟我媽媽說,我們在交往嗎?」 Charlotte倒是一派輕鬆地回應:「人生像旅程一樣,上帝既然指了一條路,我們如果願意,就試著走走看囉!」 兩個人繼續叨叨絮絮地聊著,突然 Jacky 問 Charlotte:“So… Would you like to travel with me?” 熱愛旅行的Charlotte 不以為意很自然地回答:“To where? 是之前說要去蘭嶼還是哪裡嗎?” “Um…. Would you like to travel with me for the rest of my life?

 

  這一次,他們決定不只相知,更要相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