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LPC People 雙連人物誌

輪椅上的喜樂公主

April

採訪.撰文 / 雙連資訊傳播委員會網路行銷組

照片 / 呂美賢姊妹提供

 

 

  憑印象覺得美賢像一塊白吐司,柔軟、女人味十足,兼具內斂與外向兩種看似矛盾的特質,前者來自於她的生命經驗,後者則源於深埋在她血液裡對人事物的好奇因子。身為家中排行倒數第三的孩子,美賢成長於台南務農家庭,由堅持教育的父母無微不至地照顧。她的成長過程因後天肢障是孤獨的,因而習於安靜獨處,她學會了觀察,學會凝神聚望,纖細地感知環境與人的互動,以及流洩其中的情感脈動。隨和幽默的她,聊天過程不時放聲大笑,但也時時流露出嚴謹的一面,對於自己也有很高的要求。而這樣的要求,讓她十分獨立自主,甚至在服事上更是堅持「凡我們手所當作的事,要盡力去作。」(傳道書9:10)

 

 

|三分之一的人生:死亡陰影籠罩|

  當醫師宣佈美賢的下半輩子,注定將要在輪椅上度過時,這個致命的打擊沒人承擔得起。因長期的不當過度使用,造成膝蓋嚴重受損,原本安穩順遂的人生被折成二半,從此輪椅取代了雙腳。在漫長治療復健過程中,起初親朋好友都來探望,寄予無限的同情,「但我的身體仍然沒有起色。」她苦笑著說,除了自怨自艾,還經常耍脾氣,甚至對母親說出不該說的傷心話,絕望中一度想結束生命。不能走路,就意味著失去自由,就意味著需要別人的協助。嚮往獨立自主的年齡,不願靠別人照顧,更不能接受他人的憐憫。「想到死」,她淚如雨下。回顧那段日子,終日賴在床上,孤獨憂悶,甚至莫名被一種死亡的陰影所籠罩。她竭盡所能地嘗試各種可以結束生命的方式,但始終沒有勇氣走到最後一步,無奈收手,徘徊於愁苦及悲觀之中。

 

  坐在輪椅上,連視線水平都跟人不一樣。人家站著看東西,視線水平是一個人的高度,然而她坐在輪椅上,視線水平是半個人的高度,這讓美賢非常感傷,感覺上,這輩子就得這麼「矮人一截」地過了。那一年,美賢28歲。

 

 

|三分之二的人生:身旁竟都圍繞著「基路伯」?|

  說由於自己出身在平凡的中產家庭,生命中未有優於他人的特殊專才或興趣,實在「沒有亮點」可提供。「其實都是神的安排。」美賢第一句話,就印證了我每次訪談都得到的「信仰自會找到出路」定律。原生家庭為傳統虔誠的道教拜拜,大學時期,隨朋友們進出宗教團體,毫無感動,卻自認偏向佛教,或甚至是無神論者。畢業後進入職場,美賢參加了身障合唱團,遇上了基督徒的團長老師,練唱地點皆選在教會,而唱的歌很多是天韻詩歌。「20年前,我根本是個毫無信仰的人,但每每聽到基督教詩歌時,內心都會好感動。所以,當2009年自己碰上些難處時,不知怎的詩歌旋律全湧上心頭!」那一年的十月,她致電給已受洗10年的基督徒二姊,請她陪同自己去鄰近教會,參加即將來臨的平安夜晚會。

 

  然而,二姊相當敏銳,察覺到她當下的需要。所以不出兩天,就邀她前來教會做禮拜,美賢既是訝異她的敏感,卻也感到十分排斥,「那種感覺,就好像陷入自我否定,否定內心有不願他人察覺的軟弱。」到底來說,她還是走進了二姊千挑萬選的聖所-雙連教會。不到半年,2010年四月隨即決志受洗,成為神的女兒、天上家族的一份子。曾一度質疑自己沒什麼能力,只能當個服事的圈外人,到能主動參與團契小組服事、接待新朋友,我問她,何以能如此跳脫?眼前的她聲音輕柔,淺淺地說:「同理心。我想這是上帝給我的禮物吧!」因為自己的不方便,所以更能夠理解別人說不出口的「不便」。於是,她接受了錦杏姊妹以及宏德組長的鼓勵,開始了團契美編、資料整理、小組記錄、關懷等事工,「與同工一起服事的過程中,學習到無條件的愛,弟兄姊妹付出的愛是不求回饋的,愛人中你也會更添信心」,因好施捨的必得豐裕、滋潤人的必得滋潤(箴言11:25)。

 

 

|一個完滿的結局:跟隨人生最大教練|

  「所以,我們不喪膽。外體雖然毀壞,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。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,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、永遠的榮耀。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,乃是顧念所不見的;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,所不見的是永遠的。」(哥林多後書四:16-18)美賢領悟到,過去她一直定睛在自己沒有健全的雙腳而自怨自艾,卻沒有看到神使用她與眾不同的身體,帶領更多人看見她因著主愛光照而活出的不一樣的人生。有時,當我們失去原本自己所擁有的,會有:「不公平!為何是我!」就像美賢剛受傷時的懊惱。然而,她選擇活出基督徒的樣式,每天都是主所賜的好日子,拒絕沈溺在傷痛中自艾自憐,也不願成為身旁人的負擔。因她深信,上帝在她面前關了這扇門,就必須靠自己開另一扇窗,如果她想打開這一扇窗,踹也要把它踹開!

 

  她的故事想分享的概念,並不複雜,甚至用國小造句模式即可完整表達:「我還擁有……,所以我能……,甚至可以幫助別人。」我趁機追問這個下午,最想問的問題:一直以來驅策她服事的動力是什麼?是那過程中的快樂嗎?還是完成後的成就感?她想想回答:「如果有機會服事,你為什麼不做?」我先是一愣,心想太好了,看來上天哪,還是疼惜有美好心靈的人。「主要還是那個『意義感』。在事奉的過程中,同工們的互動給我很多的陪伴和啟發,也在好幾次沮喪或低潮的時候,帶給我力量。再加上偏偏剛好,我的二姊是我的屬靈同伴,所以我對信仰多了不同面向的看見。倘若今天我能為自己的信仰盡一份心力,會非常有意義。」此時,我被吸引住目光,只因坐在對面的那位姊妹她的笑容,好美。帶點紅暈的燦爛笑臉,讓旁人誤以為她不過是個一時興起,想坐在輪椅上的頑皮女孩罷了。

 

※註解:基路伯,原文來自希伯來語Cher'ub,又稱為智天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