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ptember

雙連會客室人物誌
陳韵昕姊妹

God's MOVEment:就這麼一路跳下去吧!

September 2016

採訪.撰文 / 雙連資訊傳播委員會網路行銷組

照片 / 陳韵昕姊妹提供

 

  伴隨八月上旬炙烈太陽下的高溫盛暑,以及冷不防襲擊的颱風,就在約定好的某日上午,一身清爽簡便的穿著,傳說中的Midnight 3團員其一,來到了雙連辦公室。

  憑藉著一股「說什麼也要訪問到」的執念,從她的姊姊,一路邀訪到她的媽媽,被婉拒再重來,各個「害羞而大膽、感覺得到、但是說不出來」。終於,讓我在最後一秒採訪到她了。聽她說話,心情立刻就會輕盈起來。那些活潑單純的用語,配上清新可人的語調、尾音還時不時地上揚,恰恰適合帶領兒童合唱團的韵昕,但這樣的聲音落進她所導的音樂劇裡,卻意外帶給人濃郁細膩的情緒,彷彿是經過重重的思索和探尋,才決定要與你分享她對於信仰的「想像和觀察」。

 


|沒安全感這件事,可能一輩子都改變不了了吧!?|

  

  就一句話,劃開了爽朗性格。

  我習慣叫她Cingo,她和你想像中的美少女典型:陽光活潑系,或療癒森林系,或清純大眼的氣質公主都不太一樣。她或許不吝於微笑,卻總不輕易多話,彷彿腦子裡總有很多思慮,又對身邊人有著放不下的關心和在乎。「五歲那年,我爸就過世了。從那晚起,我開始跟媽媽睡,就怕她也離開我。」害怕失去,卻在過程中,失去了安全感,「她們(媽媽與姊姊)可能都不知道,因為我沒安全感,所以走路時我總選擇走在最後,想要保護著她們,不讓她們輕易地消失在我的視線範圍。」結果這個情形,甚至延伸至與朋友們走在一起時,她也堅持壓尾,「可能就是因著自己沒安全感,所以時時刻刻都在創造家人與身旁友人的安全感。」直到高中,uncle的加入,重新建立起一個完整的家庭之後,她這才放心地卸下「家園保衛兵」之名。

  或許是個性使然,也或許是神藉此打開她心中的「第二雙眼」,因著個人長期與不安全感的相處,韵昕所帶領教導的學生年齡層由幼稚園跨越到國中,甚至到松年大學的銀髮族,「我會發現他們很特別。深入了解後,才得知大部份都是不完整的單親家庭,或是父母忙碌給阿公阿嬤、外傭帶大的孩子們。我會覺得有個責任要去幫助他們。」總笑說自己從小對外表、對能力毫無自信可言;卻在當了老師以後,可輕易地發現出學生們說不出口的情緒問題。那雙眼就像是上帝為她開啟地心靈窗口,如果她願意花些時間看到掩飾底下的傷疤和負擔,就看到了那些讓一個人傷心的痛苦現實,「這讓你站起來,負起責任,確保那個人不會像你一樣長大!為此,我更期待自己,除了音樂,可以帶給他們心靈的陪伴。

 


|無論得時不得時,務要栽培下一代|

  

  撇開「安全感」這議題,Cingo提到陪伴她青少年時期成長的屬靈夥伴。「我在小一、二年級時,認識了恬恬(馮康恬,曾任櫻桃幫鼓手大恬,現為台南活水教會傳道娘)。洪懿萱(雙連會客室十二月份人物誌)、王夢萱(現居北京),從小就和我在主日學中玩在一起。而草莓(簡皎竹,現任東森幼幼台草莓姊姊),雖然是國中才來,但因著她的音樂才能,我們彼此成了同工團隊。也因著服事,把我們都串在一起。就在某天,恬恬突發奇地為我們想了個團名,就叫:M3-一群聊天可以聊到 Midnight 3AM 都不喊累的女孩們。」有趣的是,看著她邊分享,邊不經意露出孩童般地笑容。就好比樂曲的段落,幾個人能在一起,分享一拍即合的默契,一打拍就合於樂曲的節奏。「但這一切,都要感謝當時的教育幹事-珊妮姊,總是把我們幾個抓緊緊(台),藉著多次的同工,培養出絕佳的向心力,也意外激盪出不少服事上的新點子。不僅如此,她甚至很願意給我們機會,讓我們M3一起參與策劃年度兒主大小活動。」這句話直截地點出教會青少年輔導的重要性,尤其是年輕的基督徒,在成長的路上絕不可缺少的,就是屬靈的長輩。特別教會、企業、社會和家族能否持續發展,關鍵在於有沒有好好栽培下一代。其中一個關鍵就是『信任』!是否『甘心』和『敢』給他們帶領,給他們『空間』回應時代,給他們『接納』去面對失敗,給他們『信任』去嘗試和突破。保羅多年栽培的提摩太並不完美;主耶穌多年栽培的彼得常有失敗!但在他們未成熟時,耶穌和使徒保羅就敢給他們重任,給他們事奉機會:在犯錯時給他們指導,在迷失時給他們安慰,在膽怯時給他們挽回!殊不知,提摩太和彼得在十多、二十多歲時,已被交付重任。

  「記得高一那年,我們剛當上同工。一直以來,宙緯哥、尚暉哥總是陪在我們身旁,支援著我們。但卻在那一年的冬令營進行途中,硬是給了我們一場「震撼教育」!」她頓時拉高聲調,雙眼睜大地重述其境,「妳們今天帶那個是什麼活動啊?妳們有準備嗎?妳們自己尷尬,下面的人比妳們更尷尬!就這樣,把我們全臭罵一頓。」那一晚,她們全熬夜了。為的就是彌補她們先前馬虎的服事態度、甚至以為隨便交差了事,即可拼湊出「一場活動」,「現在回想起來,儘管當下感到不是滋味,但事後卻很感謝有個輔導還願意開罵,途中試圖導正我們,讓營會得以順利進行。」在人類歷史裡,當社會有穩定和持續發展後,常常有某些上一代的人有這樣感慨:『一代不如一代;年輕人太不成熟;沒有足夠人才可用!』這些感慨部分出於『想當年』的心態,部分出於真實的觀察,但部分是出於對年輕人不了解、不熟悉或不信任,而拒絕挺身教育;卻往往忘記了,自己也曾走過冤枉路和我們上一代給的機會與信任。而年輕人需要磨煉和好的起步點,就是行道,最重要的是能親身在事奉中經歷神。衡量教會發展的潛質,往往決定在於我們是否敢『栽培下一代,信任下一代,鼓勵下一代!』

|一句「最有潛力的就是韵昕

讓她一頭栽進了音樂的世界|

in

God's Perfect Timing

  「求學的過程中,我別無所求,唯一件事我向神求的很用力,那就是讓我能夠進入劇團。」從就讀真理大學音樂系,主修聲樂副修鋼琴,畢業後經由教授的鼓勵參加徵選,也是劇團的音樂指導,卻無奈在甄試時敗北。之後,卻又在一通電話,一張第二次入場劵的機會下,來到了劇團。她形容,是開眼界的一年;受到了扎實的訓練、豐富的人際磨合與細膩感官的環境薰陶。「進來後,才發現大家的背景大有來頭,大部分居然皆非科班出身的,有的還甚至是台大生物系的學生。看著他們在舞台下的投入,以及舞台上的奔放,不禁衝擊到我,也翻轉了一向對自我能力感到否定的我。透過他們,更燃起我對生命的熱誠。」隨後,成立滿週年之時,劇團竟因面臨經營不善,而被迫劃下休止符,解散團員,一切歸零。故事點到這兒,有些戲劇化,又有點八股。她終究回到教會了,開始無私地傳授音樂養分予雙連的孩子們。(決定回母會前有掙扎嗎?)「不會。有趣的是,我們M3從高中開始就參與兒童音樂服事,帶著孩子們投入夏季學校或冬令營,我更默默地許下一個願:希望為耶穌編寫一齣福音音樂劇。但後來大了,也就忘了!」說到這,不免語帶激動,「後來,我媽得知我要進劇團的當下,其實是不大同意。尤其她們學聲樂的,都會覺得『音樂劇』是蝦咪東東,沒水準(台)!」(兩人互看三秒後連聲大笑)「所以我跟她商量:媽媽,妳就給我一年的時間。結果哪知,劇團倒了,也差不多是一年的時間。」這樣的起承轉合,充滿衝突又帶點狗血的一齣劇,除了上帝以外,沒有人能編得出來,也沒有人能導得成功。「但那一年,我沒有一天是白費的。」聽著Cingo開心分享著每一天導演是如何密集地安排戲劇、跳舞等課程,讓她從扎實的訓練中,儲備更完整的劇場表演經驗值,也更添自信。「而我從小到大,一直有寫日記的習慣。就在某日回顧時,發現自己曾寫下這段話:耶穌啊!拜託,我很想上劇團,就讓我上吧!若上了,我會用一年的時間學習,再帶回來教會讓祢大大使用!(結果還真的只有一年耶!)「或許,神不要我在外面的花花世界久留吧!?我甚至可以感受的到祂一直看守著我,一步步地帶領著我。」也許,不只我,也不只Cingo,我們心裡都有所謂的藍圖與夢想,你一直在祈禱如何前進、如何落實它,但我們當基督徒久了,卻忘了,「只要我們持續不斷的禱告、學習信靠祂,神也必幫助我們」這簡單道理。


|演而優則導?演戲、導劇,成就了彼此的庇護所|

  提到雙連兒童合唱團兩年一次的音樂劇,從原先吳佩娟老師發起,至今年起轉手由她承接,默然成了傳統,「孩子們其實無法一直去學同樣的東西,要多點形式,多點元素去激盪出新的發展。」若說演戲是鮮明的音樂節奏;導戲,則像調音,「今年起,我開始著手嘗試編劇。翻出大學時期,M3一起出巡到澎湖為當地孩子們所編寫的劇碼,加點不同的色彩去重新演繹。」在好的事奉團隊裡,大家都能把自己份內的工作做好,是「本份」。但每個人的個性都不一樣、每種創作都會有獨特風采,而每個孩子都代表著一個調,必須讓他們共同譜出福音的節奏來,讓觀眾與自己享受在成果發表之中,那是「發揮恩賜,產生共鳴」。

|婚不婚,由「」|

Trusting God With Relationships

  大二那年,因為迎新,認識了我先生。我們是彼此的初戀喔!」她噗滋大笑地說,從對眼到決定廝守終生,這一路不多也不少,竟也走了十年。「年輕時,沒那麼在意,或是沒機會被教導另一半是基督徒的重要性。但竟也默默在一起十年了。我為此不斷求告,問:神啊~這真的是祢要給我的嗎?真的要跟著他走一輩子嗎?我都要嫁了,來不及反悔,婚期也都訂下去了,拜託請回應我!」(禱告?都確定要結婚了耶!)「對啊!總是希望另一半是基督徒,當你們未來成立家庭、有小孩、上教會都能有個默契與共識。所以那段期間,我非常渴慕神能明確地對我說話,結果在與神親近的過程中,透過經文,神親自回應了我:要對自己所選擇的伴侶有信心,不管結果如何,神都會祝福我!」她笑了,像孩子般露出滿足的笑容。儘管如此,Cingo還是謹慎地做出決定:兩人先利用一年磨合,再邁入懷孕生子的階段。

  但新婚磨合真不簡單,需要相互磨合。婚姻畢竟不只是兩個人的事,而是兩個家庭的結合;兩個來自不同家庭的個體,有不同的宗教、不同的成長背景、不同的生活習慣、不同的思考方式和觀念,」像是打開潘朵拉盒子般發沉地說,「也是在婚後,才發現他不為人知的大男人個性。尤其在家事的分工上,最常發生溝通問題,更間接產生衝突。」雖然隨著時代改變,女性多走入社會,但進入婚姻生活中,難免還是被要求為家事多付出,所以現代的婦女可能在面對傳統與現代的雙重要求下,加上自我要求也高,為了同時顧好家庭與事業,而必須身兼多種角色。「後來,才知道到他母親,我婆婆相當能幹,一手包辦所有家務事。而我老公幾乎只要讀好書、顧好工作,完全無須顧慮家裡所發生的大小事。」而偏偏在家庭中,可能因為某一人比較細心或擅長家事,所以大部分的家事都落在一人頭上。「那陣子,我們爭吵不斷。一日,我與老公又發生衝突矛盾,而我又是當下必須要立馬和解的人;但他偏偏相反,完全不甩我。冷戰一晚後,不但沒有改善,搞到最後我越想越不甘心,決定找出(聖經)經節來寫封信教訓他,趁機反擊、表達我滿腔的不悅。」(吵歸吵,還想讓聖經給妳添點料?)「哈,我費盡心機地想要找出『那段經節』來告訴他,要他改變自己,準備跟他論個究竟!結果才一翻開來,就發現...是我錯了,夫婦箴言三章5-6節提到:『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,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, 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,他必指引你的路。』,這讓我憤恨不平的情緒立馬軟化下來。」婚姻生活有爭執時,要怎麼辦呢?聖經上說:『男人是女人的頭。又說:『作妻子的要順服丈夫。』但不要忘了:不要強行想要改變對方。如果你變了,對方一定會變。「讓主改吧!當主變化我,調整我的態度時,就會發覺對方身上也有了改變。」或許爭吵沒那麼輕易劃下休止符,但聖經常常給我們加點料,相信未來儘管在爭執的過程中,也會慢慢生發出越來越多愛的味道。「從預備結婚到婚後,我們每晚睡前都會用電話或按手一起禱告;為工作、為彼此、為孩子等各個生活層面擺上祝福。」一個禱告的家庭是很難分散的。若夫妻倆都支取主的恩典,悔改認罪,衝突來了就說聲『對不起』,怒不過24小時,兩人在主裡就都是得勝者了。但願每個家都能禱告,都能夠有家庭聚會,都能一同服事,自然會看見對方是主所給準確的另一半,家是合神心意的家,是被神使用的家。 

|遵循上帝的時間表|

  看著一個懵懂的女孩,年幼時即歷經家庭結構重組;又幸運地,遇到了人生中相互扶持的屬靈閨密,更在一場學生活動中,碰上了真命天子,進而締結連理。神都在,都陪伴著Cingo的每個階段過程。然而,我們往往都不是這麼有耐心,我們想要得到迅速的成長、即刻成熟;最好我們人生中所有的問題今天都能解決。我們也許都需要被提醒,有些事情需要一段時間去醞釀,才得以被處理-而這一切,取決於上帝的時間表。如當初以色列民剛離開埃及時,上帝領他們繞道而行往應許之地去(出埃及記13章17-18節)。這期間祂在預備他們、教導他們,並挑戰他們。在現今我們這個凡事講求快速的世界裡,我們期待事情都能在片刻完成。其實有些時候,這並不是主的計畫。讓我們尋求主的幫助並學習接受祂的時間表。每個故事在創造時,其實不會有單獨的靈感來源,不一定有完滿的結局,畢竟不是電影或戲劇,沒有令觀眾動容的起承轉合,有的只是一種氛圍的詮釋。同樣地,當見證被訴說時,留在身邊的,未必總是值得會心一笑;留不住的,卻永遠在心裡佔著一個位置。